突破生命禁区,神经外科医生王杰将3000余名患者从死亡线拉回

2019-11-12 10:36:47 2700次浏览

导读:   王杰在进行神经外科手术近日,一台高难度脑肿瘤切除手术正在上海德济医院进行。骨科费解之余连忙请神经外科行政副主任王杰会诊,竟在患者脑内发现了一个肿瘤。手术临近结束时,靠近肿瘤的大血管突然破裂,患者血压迅

王杰正在接受神经外科手术

最近,上海德姬医院正在进行一项非常困难的脑肿瘤切除术。

一名60岁的妇女因腿部骨折住院,但她的手部运动障碍与骨折无关。骨科向神经外科管理副主任王杰咨询,但在病人的大脑中发现了一个肿瘤。该肿瘤急需切除,但其生长部位富含血管并环绕主动脉,这使得手术非常困难。手术快结束时,肿瘤附近的大血管突然破裂,病人的血压迅速下降。在这个关键时刻,王杰指示他的助手迅速按压颈动脉以控制出血,小心翼翼地将肿瘤从血管中分离出来止血,面对危险进行平稳的手术,然后切除肿瘤,最后顺利完成手术。

事实上,这只是王杰日常工作的一个缩影。神经外科手术既困难又危险,因为它的焦点集中在颅腔和椎管,这是“生命的禁区”。它要求极高的手术精度。一毫米的差别通常是生与死的差别。在过去的13年里,王杰以精湛的医术和非凡的勇气不断探索和创新。不可能一次又一次。迄今为止,已有3000多名患者被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加入神经外科: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2006年,初出茅庐的医科学生王杰成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东营分院的医生。在科室轮换的过程中,神经外科工作因其复杂性和挑战性吸引了一向不屈不挠的王杰。

“作为临床医学中最复杂的学科之一,如果你爬山的话,神经外科的入门就特别困难。”王杰说,当时,除了他的临床工作,他还阅读了各种神经外科材料:从脑沟和传导束到毛孔、大脑区域和血管...他一点一点地将大脑的三维解剖学知识刻入脑海。

为了获得更多实际的锻炼机会,王杰每天都在值班室“等兔子”,每当有手术时,都抓住机会和老师在舞台上练习。神经外科要求医生高度集中精力。手术七、八小时甚至十多个小时后,医生们汗流浃背,一些实习生甚至可能在手术中晕倒。“同一时期我们有20名实习生,但只有我坚持要成为神经外科医生。”王杰坦率地说,当时他通常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这是极其困难的,但这也使他很快适应了高强度的工作节奏。

经过6年的工作沉淀和数千次手术,王杰系统掌握了肿瘤、脊髓肿瘤和血管疾病治疗的核心技术,并逐渐成为科室的骨干。然而,他也意识到,如果他想成为这个行业最前沿的著名医生,他必须去一个更好的平台,通过爬上一段楼梯来练习更困难和复杂的神经外科手术,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王杰是著名神经外科医生许吴起教授的密友。

加入上海德姬拯救2000多名患者

2012年对医疗行业来说是特殊的一年。在十二五规划中,国务院明确提出了一系列鼓励社会医疗服务的政策。许多新一代私立医院即将萌芽。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王杰辞去了工作,加入了上海德姬医院。很快,他就成为了徐吴起教授的亲密弟子,徐教授是一位杰出的神经外科医生,他有着出色的基本技能。

在这支才华横溢的脑团队中,王杰在各种脑肿瘤、脑血管畸形和脑外伤的诊断和治疗方面日益娴熟,并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特别是在幕上、颅底和脊髓疾病的外科手术方面。在7年里,他完成了2000多次手术,越来越多的病人来自全国各地。

王杰受邀参加山东卫视的“大医堂”

尽管临床工作繁忙,王杰始终坚持就处理疑难、罕见病例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成果撰写论文,以促进相关疾病的研究和交流。在他发表的四篇论文中,有三篇被sci收录,最高影响因子达到5.5分,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医生来说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成就。

今年,王杰被上海德姬医院任命为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学技能优秀,学术能力突出。

刀尖上的舞者:不辜负每一个生命

“神经外科是医院中危重病人数量最多的科室之一。每天都有生与死的竞争。每分每秒都有一场与死亡的赛跑。”王杰说,他在上海德医院做的手术有80%是三种类型和四种类型,手术过程复杂,技术难度大,“每次都是在深渊上走钢丝”。

王杰直言不讳地说,他治疗的相当多的病人患有严重疾病,许多医生没能找到他。"他们中的大多数大老远从其他省份赶来,他们的生活相互依赖。"对于这些患者,王杰并没有像其他医生一样根据检查结果直接告诉患者是否可以进行手术,而是花了半个多小时来面对患者及其家人,分析病情和可行的治疗方案。

「我会为病人提供一个治疗计划,以保障他们的功能及最大限度地改善他们的生活质素,但只有当他们知道有关的风险及批准治疗计划后,我们才可进行下一次治疗。」王杰说,他的手术治愈率可以高于行业水平,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他与病人有充分的沟通。“除了术前充分沟通外,我会及时跟踪患者在治疗过程中的各项用药反应和术后变化,如有异常,立即进行相应的治疗,以达到更好的疗效。”

两年前,一位住在上海的香港老人患了肺癌,同时患有渐进性意识障碍。他一个接一个地去了许多3A医院,但仍然不能判断脑积水或脑萎缩是病因。此外,他是一个老年病人。没人敢接受下一次治疗。看到老人变得越来越浑浊和困倦,有人向他推荐了王杰导演。

经过系统的检查,王杰立即决定给他做一个腰池外的小伤口引流,然后根据病情的变化给他相应的治疗。幸运的是,脑积水引流后患者的病情得到了明显改善,这让王杰感到非常欣慰。“做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不仅需要高超的医学技能,还需要在关键时刻敢于冒险的精神,这样才能真正过上每一种生活。”

但当他无能为力时,他也会遇到。一次,一个来自江苏的男性病人转过身来,发现了王杰。他患有脊髓血管畸形5年,但由于腿和脚麻木和排尿困难等看似不寻常的症状,被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当他来到上海德姬医院时,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病程不可逆转。

如果他能在早期得到正确的诊断,手术难度就不高,这尤其令人遗憾王杰说这种病人不是一个例子。基层医院通常不了解脑部疾病,普通人也不太注意,最终导致治疗延误

王杰认为,当脑部疾病对大脑功能造成轻度或中度影响时,是手术的最佳时机。如果某些腰椎、颈椎、四肢和泌尿问题在骨科和泌尿外科不能得到明显改善,应注意脑部疾病的调查,以免误诊和漏诊,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下注 福建11选5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