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遥古城进入电影时间

2019-11-10 20:02:26 3769次浏览

导读:   从这天起到10月19日,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古城进入电影时间。影展尚未正式开幕,影展常驻地——平遥电影宫已经吸引了为影展而来的人。平遥国际电影展设有观众评审。平遥电影宫已经成为游客到平遥古城的打卡点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蒋晓彬

国庆假期结束后的第三天,平遥古城又变得热闹起来。10月10日上午,关虎主任在酒店楼下的腿部压力室做早操。不远处传来各种山西面食和平遥牛肉的叫声。各种各样的人开始涌入这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2700年历史的城市。从这一天到10月19日,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节,古城进入了电影时代。

最先感受到这种感觉的可能不是来自远方的电影制作人,而是古城的居民和游客。电影节尚未正式开幕,电影节所在地平遥影城吸引了电影节的观众。

90后女孩崔蕊和她的同伴在一张巨大的海报前互相拍照。在这10天里,如果平遥一个年轻人的朋友圈子里没有电影节的照片,那就有点过时了。“我刚刚看见张毅了!他比我想象的要帅,声音也很好听,比我在屏幕上看到的要好!”

山西农业大学高年级学生在电影节期间和男朋友来到平遥。“我想看张艺谋,也想看星星,最好是看小杨。”雨橙说,“我在学校选修了一门电影课,老师谈到了贾张克。在古城举办电影节很好,你可能什么也学不到,但是气氛很好!”

明星的名字经常被提及,这无疑是电影节吸引普通人的关键点之一。90后山西人张思敏记得,去年杨迷你来的时候,现场非常热,粉丝们在横幅下喊口号。然而,他也发现,当时韩国电影导演李沧东的“大师班”的学术活动已经爆满,讨论的话题也相当专业。“观众的素质正在提高,过去我们可能没有发现并满足他们的需求。”

张艺谋的“大师班”(Master Class)由于排队太多,暂时改为户外。

在电影节期间,张艺谋导演的“大师班”提前几个小时溜出了大门,场地暂时从500人的室内场地改为1500人的室外场地,仍然人满为患。电影节的电影名单并不那么“受欢迎”,主要放映非西方电影(亚洲、东欧、拉丁美洲和非洲),但往往很难找到一张票。人们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并享受它。电影宫门口奶茶店的老板也很高兴——它每天都卖完货。

张思敏毕业于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短片《菜园》在本次电影节上被选为“平遥转角学校日”。作为山西人,这是他最亲密的电影表演之一。“交通电台正在谈论今天公共汽车上的电影节目。我曾经觉得山西的位置相当尴尬,而且不靠近任何大城市。目前,我们家门口有一个相对较大的电影展览,方便我们睁开眼睛。”

本次电影节有120多名学生志愿者,山西大学大三学生李苏鹏就是其中之一。"班上23名学生中有将近一半报名了,最后选择了我。"他有点骄傲。“我曾经认为电影表演是在大城市举行的,而在老城区我感到非常惊讶。当我乘出租车时,司机会介绍我。”

不仅平遥人和山西人视电影节为自己的节日,而且来到平遥的“外人”也会受到感染。除了贾张克和平遥国际电影节的其他组织者,为各种活动担任翻译的魏正刚,也可以算作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自从第一次见面以来,他标志性的发型已经让很多人记住了他。“我也参加大城市的电影节,这对大城市来说只是沧海一粟。平遥是一个游客众多的旅游城市。电影节的风格是不同的,将会更加纯粹和艺术化。我对我的翻译也很满意。”

本次平遥国际电影节的主题是“每个人,每个人”。第一个“每个人”指的是电影界的国际知名大师,如张艺谋、清水崇和克勒贝尔·门多萨。后者“每个人”是你、我们和每个人,比如年轻导演、普通游客和路过的居民。回顾第二节的主题“电影回归市场”,不难发现电影节的一贯特征——电影有着共同的“背景”。这门艺术必须回顾这一传统。然而,在一个古老的城市举办这样的电影节是非常世俗、生动和舒适的。

电影节的自由不仅在于环境,也在于人——作者和观众。平遥国际电影节有观众评价。专业电影节给普通人带来了评价的力量。他们的名字和头像与电影大师一起印在电影宫主干道边的展板上。

在本届电影节开幕式上,张艺谋说:“年轻导演从平遥电影节等电影节开始,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希望平遥电影节将在30年后成为一个令人惊叹的电影节。”导演关虎说:“第一部电影可能有很多缺点,但我会被它极其独特的表达系统和特殊的力量所感动。”

平遥国际电影节著名导演兼青年导师谢飞说:“今天的年轻人遇到了拍电影的最佳时机。我希望年轻的电影制作人有勇气制作他们的第一部短片和第一部故事片...电影节是优秀作品和新导演的重要渠道。”

90后导演张琦被选为《夜与夜》的主要竞赛单元《卧虎藏龙》。这是他的长篇作品首次正式进入国际电影节。平遥国际电影节给年轻导演更多的机会,这可以从所选电影中看出。这是他第一次去平遥,到达后,他发现两者之间有所不同。“大城市的电影节都集中在一个单一的空间,这里是一个宽松的空间,不仅为参加电影节的人,也为居民和游客。每个人都很放松,来自世界各地,聚在一起,回到电影本身”。

平遥国际电影节艺术总监马可·穆勒(Marco Muller)曾担任过世界上许多电影节的主席,也是“中国通”。在电影展览期间,他熟练地穿梭于平遥古城的大街小巷,用中文和人们聊天。观光巴士的司机把他当成游客,并欢迎他乘坐巴士。穆勒挥挥手,真诚地回答平遥说:“不要坐下。”

平遥电影宫已经成为游客游览平遥古城的打卡点。在马克·穆勒看来,重工业风格的平遥影城是古城和电影业的最佳结合。此外,电影宫将使电影节正常化,正常化将带来大众化。

谈到平遥国际电影节的期望,平遥电影节有限公司前董事王载觉得有必要谈谈平遥的另一个文化事件——始于2001年的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展。“摄影展已经19年了。第一年,每个人都还在发呆,但是现在,平遥人每年都骑自行车和电动驴,带着他们的孩子来看我。我的两个孩子也年复一年地去那里,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王在潘说,“今年电影节的第三年,贾岛从一开始就希望它会是一个具有地方活力的电影节。仍然有许多居民住在这座古城里。电影院门口有安检,但任何人都可以不带票进来。”

王建民期待的信心是自信的。2017年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节举办后,只有53万常住人口的平遥县2018年的电影票房收入比2017年增长了550%,成为全国增幅最大的城市。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雷建军教授认为,在小城市举办电影节有利于电影制作人“把每个人都放在一个地方,专注于专业事务”。如果你在一个大城市,人们很容易被其他东西诱惑。对当地人来说,是让当地人,特别是当地的年轻人,接触到一些尖端和稀有的图像,这对提高当地人的整体电影水平非常有帮助。此外,电影展览也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和旅游平台。

“正如关虎所说,平遥国际电影节是一个真正有影响力和纯粹的电影节。我希望它能保持这个方向,增加与平遥当地人的互动。”雷建军来自平遥。他来看电影回家。(文化副刊编辑)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快3 pk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