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正定数博会」从“人的智慧”到“机器的智慧”华北制药制剂

2019-10-30 21:05:29 4896次浏览

导读:   长城网讯 随着半个多世纪生产设备的变迁,华北制药从“人的智慧”一步步走到“机器的智慧”,信息化和自动化深度融合,实现了工厂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的不断攀升。华北制药智能化生产线。

长城网快讯(郑建卫记者任付良)随着半个多世纪生产设备的变化,华北制药逐步从“人的智能”向“机器智能”转变,实现了信息化和自动化的深度融合,导致工厂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不断提高。

半自动化:人类智慧起主导作用

1958年,华北制药青霉素成功发酵并投入生产。下一步是将青霉素原粉分成青霉素瓶。

华北制药半自动生产线。由周克玉拍摄

“我们摸索自己,没有经验。车间里的设备来自德国、英国和苏联。说明书是用外语写的。我只能在晚上翻译材料,白天去车间。在运行的第一天,分配了18,000个单元,分配效率为3个单元/分钟。当时,车间有1500名工人,一台设备需要6名工人,效率非常低。”当时子包装车间的设备技术员宋振回忆道。她于1955年从上海机械制造学校来到华耀。

华北制药半自动生产线。由周克玉拍摄

新问题接踵而至。

因为每批粉末的重量不同,所以单独装载机器的螺杆在装载时不均匀,含量从高到低变化当时,在车间105中处于子包装位置的高志敏说,“橡皮塞不会在振荡器上四处移动。清洗完小瓶后,会有碎屑,只能手动清洗和消毒。标签是手动的。然而,购买的软膏不能在光滑的青霉素瓶子上使用。标签打印机的墨水输出或多或少。当时,每个人都很焦虑!”

宋振是105车间唯一一个有化工机械专业背景的人。她甚至更担心。这种生产效率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她在车间呆了半个多月,跟着工人们想出了各种方法。当他们在次级包装中遇到轻粉时,他们使用压制轻粉的方法。这是后来出现在制药设备家族中的粉碎机原型。手工清洗小瓶的效率太低。她聪明地在设备上增加了一个可旋转的小刷子,从手动变成自动。

工人们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标签后来变成了自动化,浆糊是由工厂工人自己煮的,这一点特别有用。”在此期间,宋振不仅解决了粉末重量和橡胶塞的问题,还将洗瓶、贴标和印刷转变为自动化,将配送和安装效率提高到6台/分钟,并增加产量。

全自动化:人机智能的集成

20世纪80年代,制药公司开始走出国门,国家正式推动实施“良好制造规范”(gmp)。当时负责设备的105车间副主任宋振开始关注欧洲。西德博世生产线成功引进后,在试生产过程中遇到了压差问题。由于该生产线的子包装为真空下料,且存在一定程度的真空,洁净室的气压波动会影响子包装的质量。她竭尽全力与电气维修人员一起调节气压,最终找到了合适的范围。

华北制药全自动化生产线。由周克玉拍摄

西德博世生产线成功引进,当时在中国首屈一指。该公司在那一年创下了1亿次青霉素粉针剂注射的记录,在业界引起轰动。

1988年,随着原料药的快速发展,华北制药在青霉素发酵技术的改进方面取得了快速进展。准备生产线只有苏联设计的105个车间。在征求了各级意见后,当时的厂长王儒林决定建立114个制剂车间,以解决青霉素制剂与市场上原材料不匹配的问题。

“当时,我带着我的团队视察了国内外许多制剂生产线。最后的选择是德国的博世生产线。从设计、安装到调试,每一步都不敢放松。”当时,负责项目立项和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程莲舫仍被这段记忆深深打动。当时的初衷是通过选择全自动生产线来减少员工数量。

车间成功投产后,两年内收回了所有投资。

"从1991年2月起,我在114车间的子包装岗位工作。"在赵丽芳看来,制剂生产是最受考验的技术。1995年华北制药北苑分公司建成投产后,她入选北苑分公司:“最初,北苑共有12条生产线,一楼3条,洗瓶和分装为博世设备,五楼和六楼的盖子为博世,七楼和八楼的生产线为荷兰式。”

“北苑开发期间,整条生产线一直很顺利。随着包装技术的提高,员工人数将继续减少。”北苑分厂的卢素贤分别在105和114车间工作。她感受到了全自动生产线所创造的巨大价值,该生产线结合了人机智能。

智能:机器智能刷新生产记录

目前,华北制药新制剂厂各车间的关键设备都配有触摸屏,这是对各设备和生产线进行自动操作控制的“大脑”。

华北制药智能生产线。由周克玉拍摄

本发明能自动检测药物灌装、包装和包装是否有缺陷,称重精度可达0.001克。外包装自动称重系统的精度也达到了0.1g,少一本说明书将立即被删除,智能操作避免了人为错误。

华北制药智能生产线。由周克玉拍摄

智能化不仅是设备和技术,也是整个企业的运作。这是新准备工厂的企业资源规划系统。这一庞大的信息“网络”延伸到新制剂厂的每个车间,形成erp系统的数据流,解决“生产什么”、“什么时候生产”、“生产多少”、“在什么位置生产”和“如何生产”的问题。机器的智能化是信息化和自动化的最深融合,实现了工厂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的不断提高,制剂生产记录的不断刷新。

在过去的60年里,华北制药的生产线从半自动走向全自动,从生产效率的飞跃到产品质量的保证,再到智能制造。这背后是中国制药人对“人类健康第一,质量永远第一”的不懈追求。